Avatar

[美國] 考試可以不一樣?

20 二月 2014
No Comments
342 Views

2014年2月11日,臺灣大考中心召開會議,討論大學招考如何因應少子化。雖然還沒有結論,但基本共識是,未來將廢除只看入學考成績的「指定科目考試」,推行依照大學需求,同時採納入學考成績與高中多元學習歷程的「新型學測」。

乍看之下,在這波考試改革中又看見美國教育的影子:每所學校會依各自屬性,設定不同的入學依據。但是大多高中生都必須通過SAT或ACT考試。換句話說,知識的分析力與記憶力仍是重點。這波考試改革,看來還沒落實對「創意」「解決問題」等軟實力的重視。

不過,即便想招募富有創意與解決能力的學生,仍然會面對一個問題:軟實力真的測得出來嗎?

大學到底要什麼樣的學生?

「如果你告訴朋友一個想法,他沒有馬上接受的話,你會如何說服他?」

「如何用你的熱情正面影響世界?」

這不是心理測驗,也不是公司面試題目,而是美國塔夫茨大學的入學挑戰,叫做「萬花筒」評量。不論是Youtube影片、繪畫或者論文,都可以是呈現答案的載體。實施萬花筒評量的目的,是評量學生「學力」以外的真「能力」。

隸屬美國公共電視網(PBS)的加州《KQED》新聞網在今年1月10發表了一篇報導〈Do Rigid College Admissions Leave Room for Creative Thinkers?〉。報導中批評,美國大學總聲稱希望招收有富公民精神、獨立思考能力,並渴望融入校園生活的學生。然而,不論是作為入學考試的SAT、ACT,大學先修學程AP,或者在校平均成績GPA,似乎都無法評定學生是否符合以上特質。大學希望學生做的事,跟學生為了進入大學必須做的事,似乎很不一樣。

「我們平時依賴的入學考試無法評斷學生的創意思考能力,也測不出常識性的思考能力、生活智慧,乃至職業道德。這些考試實在測不出你的性格(Character)。」研發並推廣「萬花筒評量」的Robert J. Sternberg說。根據我翻譯的《One SIze Does Not Fit All》(將在2014由吳祥輝的蝴蝶蘭文創出版),小時候IQ不高,大學心理學成績也只拿C的他,後來卻在耶魯、塔夫茨、懷俄明、康乃爾、奧克拉馬州立大學擔任教職,還當上美國心理學學會理事長。你聽過「愛情三角理論」嗎?那就是由Sternberg提出的!

萬花筒計劃:超越社經限制   評量多元軟實力

Sternberg在耶魯大學任教期間,專門研究智能與創意評量。他發現,艱苦中成長的孩子鍛鍊了創新而務實的生存技能,生活優渥的孩子則往往被訓練分析與記憶能力。傳統入學考試著重於分析與記憶能力,於是生活優渥的孩子特別吃香。真正有創意而靈活的學生反而不利升學。

即便SAT與ACT是為了「公正」入學而生,不利於弱勢族群是這種測驗最常遇到的批評。畢竟它們都有百年歷史。而當初會考大學的是什麼樣的人?白人、男性、中上階級。

後來,Sternberg提出整合智慧、智力、創意的「WICS(wisdom, intelligence, creativity, synthesized)領導理論」,並依此設計「萬花筒」評量。根據這個理論,一位有正向影響力的領導者,必須統合:

一、創造新想法的創新力與態度;
二、確保創想品質的分析力與態度;
三、實踐創想並打動他人的實踐力與態度;
四、確保創想不論在短程或長程都能注入道德要素,帶來共榮的智慧力與態度。

     舉例來說,評量創意的方法,可以請學生寫一篇以「MTV的終結」為題的文章,設計一個產品或服務的廣告,或在Youtube 上發表一部微電影。要瞭解學生的分析能力,可以請他寫出他最喜歡的一本書,以及喜歡這本書的理由。實踐力,可以問:「如果你告訴朋友一個想法,他沒有馬上接受的話,你會如何說服他?」評定智慧,可以問問他,如何以自己的熱情貢獻世界。

即便評量的角度十分全面,依然有指標可尋。評分者也必須接受過專業訓練。舉例來說,評量創意的指標包含新穎性、品質、恰當性;分析能力則以組織性、分析品質、邏輯與平衡作為準繩。

更高的要求vs更適切的輔導

除了對不同出身的孩子更公平,「萬花筒」測驗還有另一個好處:不論採不採納菁英教育都適用。

「公立學校跟私立菁英學校的使命不太一樣。我過去待過的耶魯和塔夫茨都希望自己是越競爭越好。」Sternberg坦言:「他們的目標是選出最強的學生,而萬花筒提供了更全面的角度,讓他們選出更理想的明日領袖。」

不過,州立大學的目標是提供學生求學機會,而不是排除他們的受教權。於是萬花筒此時則提供附加價值。「以奧克拉馬州立大學來說,我們的榮耀來自提供一個培養卓越領袖的環境,即便學生成績並非頂尖也沒關係。」

根據Sternberg的觀點,學生進入大學的目的應該是成為活躍而積極的公民。如果大學真的有把這樣的終極目標落實在入學過程,高中生就會知道大學真正重視的是什麼。

Sternberg不虧是名心理學家。他不只喊口號,還以實踐告訴我們:考試可以不一樣。

 

你覺得學測/高考該採用類似「萬花筒計劃」的評量嗎?或者,關於升學制度,你有沒有其他資訊/想法願意分享?歡迎你在文章下留言,或者電郵adler dot yang at thesouledu dot org,分想你寶貴的意見!



No Comments


Leave a Comment


Awakening是一個致力協助青年破解教育與就業迷思、探索生命可能,並承擔社會需要的媒體團隊。2012年成立後,旋即前往美國兩個月,採訪Ken Robinson、Yong Zhao、Stanford University等教育創新領航者。2013年,分設香港、廣州分部,成員來自香港、福建、江蘇、吉林等地,開始發佈線上雜誌。2014年,重心將克服網路技術限制,將每一次採訪變成節目,記者轉化為主持人角色,讓全球華人青年能夠在跨地域、跨專業、跨世代的對談中,探索生命出路,共同創作「華人青年寫給華人的自我改變攻略」。